新闻详情
当前位置:
首页 > 校园新闻
中国技校学生在崛起
2023-01-18

01


技能与少年



二战后,世界满地疮痍,各国最需要的,就是有专业技能的劳动力。


1950年,西班牙和葡萄牙发起成立了国际职业技能组织,并开展青年技能训练,为评比训练结果,在同年举办了第1届世界技能大赛。


图片


世赛诞生至今七十载 ,通过参赛挥汗的青年人,见证了欧洲的重整和日韩的崛起,2010年,我国正式加入世界技能组织。


2011年10月,由30人组成的中国参赛观摩团抵达了第41届世界技能大赛举办地伦敦,随社会职业发展逐年更新,从焊接、美发、西点、汽车喷漆到网站设计、3D游戏艺术,世赛项目多达数十项


作为当届举办国,英国政府很重视技能大赛,不仅赛场安排在伦敦奥运会场馆,时任首相卡梅伦还亲临赛场慰问选手,组委会请了20万人参观比赛。


初次参赛,我们只参加了6个项目,分别是数控车、数控铣、CAD机械设计、美发、网站设计和焊接,6位选手均来自技校和企业,按世赛要求,除飞机修理等个别项目外,参赛选手年龄都在22岁以下。


其中,焊接项目参赛选手是21岁的中石油员工裴先峰,他生于1990年,老家在洛阳李楼乡下庄村,父母以种菜为生。


2006年,裴先峰和哥哥考上了理想的高中和大学,父母捧着两张录取通知书悲喜交加,因为两个儿子只能供一个。裴先峰没等家人开口就做出了决定——哥哥上大学,自己去打工。


母亲望着他床头贴的奥赛数学奖状流泪,“儿啊,你将来会怨我们的……”


裴先峰说,“妈,先得让哥哥上好学,我还小,将来挣钱了还可以学。”


9月,哥哥去大学报道,弟弟被中油一建技校的焊接专业录取,中油一建成立于1954年,是我国最早组建的石油、化工建设公司,被称为“中国炼建第一军”,裴先峰父母的想法是,让儿子在这所国家重点技校学一门技术,找个稳定工作。


焊接,一种以加热、高温的方式接合金属的制造工艺,理论之外,唯有实操。


焊接时,金属部件产生的焊花温度高达几百、上千摄氏度,就算穿着厚厚的防护服,焊花依旧能透过防护服灼伤皮肤。所以,疤痕是一名焊工成熟的标志,裴先峰手臂上的疤痕让他拿到了焊接中级资格证,也让他在毕业后加入了中油一建。


裴先峰入职的第一项任务就是个硬茬,参建庆阳石化300万吨/年炼油工程搬迁改造项目,参与关键设备的组对,工期最紧、技术最难。带他攻坚的师父,是集团公司的技术能手刘进厂,一位从农民工干到焊接大师的传奇焊工。


师父对徒弟说,“小子,出了学校,你手中焊接的就不是试件了,它可能是年产几十万吨原油、事关国家百年大计的装置,也可能是关乎一方水土的经济引擎。”


那段时间,裴先峰翻来覆去想的就是这几句话,在漫天大雪的庆阳,他钻进焊房里埋头苦练,攻克了关键技术,也克服了恐高在炉子上爬上爬下。


由于表现突出,裴先峰被调入金牌管焊队,在超高难度项目的锤炼中,他摸索出了很多书本里没有的门道,也“品尝”到了双手磨出血泡,棉工服被铁水点着的滋味。


2011年,获得河南省焊接专业选拔赛第一名的裴先峰入选“国家队”,并代表中国参加世界技能大赛的焊接项目。


图片


10月5日,比赛开始,选手们要在四天里完成四个模块的焊接。

初次参赛,预想不到的新情况接踵而至,工作台的高度更适合高大的欧洲人,对裴先峰来说,即使把卡具调到最低还是比平时练习高了20厘米,他只能调整支架,反转焊接方向尽量把影响降到最低。


可供选择的焊条有两种,裴先峰果断选择了欧版7018,既然来到欧洲,就按严格的国际标准一较高下。


前三天的比赛,裴先峰发挥稳定,他所有无损检测射线片子的质量都达到了A级。


特别是角焊前,他凭经验发现板材上有两个弧坑,如果不处理就会被判为电弧划伤而扣分,提出更换申请后,外国专家用手电筒和放大镜仔细审查试件,确定了板材本身有缺陷,同意更换。


最后一天的模块是不锈钢焊接,试件为厚度分毫不差的钢板,这也成了裴先峰最遗憾的扣分项,因为国内练习时的材料厚度总有误差,2安培的电流出入让他比韩国选手多扣了3分,最终荣获银牌,60多年来,世赛的第一个中国奖牌。


1个银牌,5个优胜奖(总分500分以上,前三名获得金银铜牌),世赛的中国“首秀”。


青年们的表现感染了很多人,一位同行的部委领导感慨,“没有一流技工,就没有一流产品。”


回国后,裴先峰主动提出回到一线焊接队伍,投入西南某特大型石油化工项目的建设中,后来他还去了海外项目,也报名了石油大学的函授班……


现在,如果你打开中油一建的官网,在企业简介里会发现这样一句话:


电焊工裴先峰在全球顶级的“技能奥林匹克”大赛上,实现中国奖牌“零”的突破。


02


留守与决心



提起美容美发,很多人最先想到的就是“洗剪吹”三个字,2010年夏天,绵阳平武县的川妹子胡已雪高考落榜了,看着同学们欢天喜地地填大学志愿,她的成绩刚过大专线。


胡已雪的父母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北上打工了,外婆是她最亲的人,上到小学二年级时,村里的小学招不到老师,她每天要多走三四个小时的山路去邻村上学,光是坐在教室里上课,大山里的孩子就已经用尽全力。


小时候,胡已雪给外婆剪过头发,老人家逢人便说,“这是我们家二娃给我剪的。”


高考的沮丧过后,胡已雪想去学美发,乡里乡亲传出了这样的闲话,“胡家的姑娘考不上大学,学什么美发,真没出息,学成了不过是发廊的洗头小妹……”


这些闲话让胡已雪不服,这个外表文静的女孩决心剪出一条路,她报考了职业学院,成为人物形象设计专业的学生。


进入专业学习后,胡已雪才知道洗剪吹三个字根本没有那么简单,洗发要讲手法,剪发要讲角度,吹发要看温度,人物造型的知识就更是浩如烟海了,要想做出艺术创新就更难了。


图片


在学院请来的外国大牌设计师的授课中,胡已雪明白了什么是“高山仰止”,唯有一剪刀一剪刀地用心,才可能达到那样的境界。


一次偶然的机会,她报名了学院的世赛选拔赛,要和全院100多个同学PK,途中有人淘汰、有人退赛,凭着走山路的韧劲,胡已雪坚持到了最后,她还从树叶上找到灵感,设计出了新的发型,以省里第二名的成绩进入了国家集训队。
 

世赛的美发项目高手云集,参赛选手要完成男女共8种发型的设计,其中的“男士古典发型”,要求45分钟内完成,难点在于徒手剪出黑白灰的过渡,剪到最细微处,每一剪刀的头发长度只有1毫米,我们平时去剪发,可能只需要剪1千多刀,世赛的这个发型,需要剪2万多刀,体力和能力,缺一不可。


集训期间,胡已雪每天跑2公里增加体能,吸取上一届选手比赛后半段体能不足的教训。出征前,学院的老师来重庆看她,心疼地发现她的指甲全是黑的,并没有染,而是长期接触染发膏的印记。


2013年7月,第42届世赛在德国莱比锡打响,前去采访的中国记者对宾馆驻地悠闲喝酒、聊天的德国泥瓦匠印象深刻。听导游说,这些手艺人很抢手,你想找他们干活儿,还要看人家乐不乐意干,碰上工会组织罢工,在德国想找个泥瓦匠都很困难。


当地一位留德多年的华人对记者说,“德国制造”的品质是确保这些工人在欧债危机时还能悠闲喝酒的保证,也是德国经济在欧盟一枝独秀的底气。


德国的学生在初中毕业后就开始分流,30%的孩子上大学,大学期间还要淘汰近三成,想成为制造业人才的孩子进入职校,一边学习知识一边在企业实习,很多人实习后就无缝成为企业的正式员工。


说回世赛,莱比锡的赛场里有很多拿着笔记本的德国中小学生,美发项目的选手来自20多个国家,裁判比选手还多有30人,每一项的打分都很精细,细到每缕发丝的长短、色泽、弯曲程度。


4天比赛,8个项目,胡已雪的“女士晚宴发型”成为全场亮点,比赛中,世界各地的观赛者把她“围”了起来,这阵势急得我方教练去找裁判理论,但裁判表示,选手本人没举手要求,他就不能干预。


好在有惊无险,胡已雪以总分87.64斩获银牌,美发项目中国的首枚奖牌。


赛后,胡已雪说,比赛开始两三分钟后,进入状态的她就看不见所有人了。


图片


从留守女孩到世赛银牌,胡已雪“剪”出了自己的未来,如今,她有了自己的公司,还在2015年登上了央视《中国大能手》的舞台。


42届世赛,二次出征的中国技能代表队获得了1银3铜和13个优胜奖,参赛项目增加到了22个,获得制冷与空调项目比赛铜牌的冼星文说,“我的专业跟每一个人的生活都相关,不用担心找不到工作。”


这位92年的小伙子说得一点不假,从国家到地方再到学校,冼星文的铜牌奖金加起来有40多万,他后来成为了技校老师,培养出了43届世赛空调项目的银牌选手钟建伟。


03


艺术与工人



世赛两年一届,伦敦、莱比锡之后,有媒体发问,“中国离金牌还有多远?”


若论企业技工的水平,历经多年超高难度项目洗礼的中国不输任何一个国家,我们与世界的差距主要在职业教育上。


要扭转象牙塔与职校的刻板印象,需要几代人的努力,两年一次的技能大赛像闹钟一样提醒我们,“前路可为,但时不我待”。


四川攀枝花市,米易县撒莲镇,95年出生的曾正超被父母寄予厚望,“怎么也得读个大学。”16岁那年,曾正超自己做出了决定,“高中不读了,学门手艺,家里的压力实在太大。”


在初中老师的推荐下,曾正超转到了攀枝花技师学院的焊接专业。


和裴先峰一样,焊花飞溅烫出的水泡和衣服下满满的疤痕让曾正超明白了何为焊接,“小的焊花飞溅掉到衣服上,你得忍着,因为就差那么一点了,你甚至能闻到烤肉的味道,但手都不能抖一下。”


曾正超很像《士兵突击》里的许三多,“每遇到一棵救命稻草就死死抱住,有一天回头一看,他抱着的已经是一棵让人仰望的参天大树了。”


毕业后,曾正超进入中国十九冶集团,被集团首席技师、国家级技能大师周树春看中,收为弟子。


2012年,18岁的曾正超闯入42届世赛全国选拔赛的十强,但在10进5的晋级赛中,他被刷了下来。


回到公司后,曾正超被派往孟加拉国的焊接项目,气温高、任务重,每天焊接时长达9小时,此番磨炼过后,他找到了被淘汰后很多疑问的答案,“焊下去就行了。”


图片


2014年,曾正超再次入选国家集训队,十进五、五进二、二选一,当他习惯焊枪下挂着5L桶装水锻炼臂力时,他成了那个唯一,师父周树春说,“国家培养一个飞行员,成本相当于用黄金铸造一个同等重量的他,培养一个顶级焊工也如是。”


2015年8月,巴西圣保罗,43届世赛开锣,中国焊工,又来了。


站在高大的工作台前,曾正超的脚下多了一个步梯,“提前准备的。”


第一天比赛,汗水顺着焊接服从头流到脚,因为X光检测出焊缝里的一个气孔,曾正超被评为B级,排名很靠后。


后三天的比赛压力陡增,靠着肌肉记忆,曾正超挺住了,在压力测试、射线探伤评判后,评委们如此评价他的焊接模块,“What you have completed is not just a piece of module. It’s a work of art. You’re an artist.”(小伙子,你焊的不是模块,是艺术,你是个艺术家。)


总分第一,在世赛诞生的第65个年头,曾正超为中国拿到了金牌。看着领奖台上的徒弟,师父周树春满眼泪花,“这枚金牌太难了,焊接工人太难了。”


图片


43届世赛,中国收获5金6银3铜,以及12个优胜奖,五个夺金项目是:焊接、汽车喷漆、美发、数控铣和制造团队挑战赛。


奥运金牌超越体育,让国人自豪,世赛被称为职业技能领域的“奥林匹克”,三届世赛,三步追赶。


比金牌更重要的,是让越来越多的人对职业教育重拾信心,中国制造从无到有,从模仿到创新,从自力更生到国之支柱,就是由各行各业的工人干出来的。


04


大江、大河



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,当时的劳动部就报送了《关于高级技工培养问题的报告》,中央领导在报告上批示,“制定切实可行的政策,举办全国性技术比赛,并选出优秀者参加世赛。”

进入九十年代,全国各地逐渐出现了青工技术比赛,1996年,34届世赛向我们发出邀请,但那时国家还很难,唯有继续建设,埋头准备。


2009年,中国GDP超越日本,出口额超越德国,历史到了转折时刻,我们终于能展望成为制造业强国的目标了。


2011年,我们只参加了6个项目。


2019年,45届俄罗斯喀山世赛,我们参加了全部63个项目,以16枚金牌、14枚银牌、5枚铜牌和17个优胜奖的战绩,登上金牌榜、奖牌榜、团体总分第一的宝座,焊接、数控铣两个项目实现了三连冠。


载誉归来的青年获得了国家的重奖,其中金牌奖励30万,银牌18万,铜牌12万,优胜奖5万,再加上省、市、学校的奖励,一个金牌选手的奖金能达到100多万,这还不包括职称、户口和人才落户的补贴。


有人质疑,奖励这么多,过了吧?要我说,这些带动全社会职业荣誉感的世界冠军,怎么奖励都不过分。


未来,中国需要千千万万个裴先峰、胡已雪、曾正超。


他们或许不是短视频里时尚前卫的朵朵浪花,但他们的努力已从故乡家门前的小溪缓缓远行,最终汇入中国制造的大江大河。

来源:书单官微

责任编辑:张颖苑(兼)